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小学作文 >

“最悲伤作文”小学被指财务公开多次被质疑

时间:2018-06-03 09:38 点击:
近段时间,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开展扶贫助学活动的慈善机构—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索玛基金会”)的遭遇受到广泛关注。当地政府认为,索玛基金会

  近段时间,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开展扶贫助学活动的慈善机构—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索玛基金会”)的遭遇受到广泛关注。当地政府认为,索玛基金会涉嫌非法办学、非法占有国有林地、非法建设等一系列问题,要求拆除索玛基金会募资建设的建筑物,此外,警方还拘传了索玛基金会负责人。

  目前,西昌市森林公安局正在对索玛基金会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发布。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合法社会组织,为什么会与地方政府发生矛盾?社会组织应该怎样和政府相处?事件中反映的社会组织发展问题引起广泛关注。

  索玛基金会财务公开问题多次被质疑

  8月23日,西昌市四合乡人民政府发出书面“限期拆除违建通知”,要求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于8月28日前自行拆除索玛花爱心小学的违法违规建筑物,否则,乡政府将依照法律法规进行强拆。

  索玛花爱心小学是索玛基金会于2011年开始建设的,所需资金来自网友的募捐。乡政府要求拆除学校的消息被索玛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公开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许多网友对索玛基金会的遭遇表示同情,他们批评政府此举涉嫌对公益机构的打压和报复。但也有网友表示,索玛基金会的行为确有不妥,慈善不能成为挡箭牌,做公益不能突破法律的边界。

  在此轮风波中,索玛基金会过去的一些问题也被拿出来议论,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财务公开问题。

  2013年2月和7月,网友“修-MMM-哩”“姑娘忒高兴”和“慢慢走过一生”先后在微博上针对索玛花支教助学联盟(索玛基金会的前身—记者注)的财务问题提出过质疑。

  2013年2月25日,网友“姑娘忒高兴”在微博上发布了索玛花支教助学联盟2012年12月的收支表,说:“至2012年12月31日,索玛花共收到善款1869242.37元,2012年12月当月收到善款就有250979.46元,账面结余为1070497.34元。”

  “姑娘忒高兴”说:“2011年凉山州农民人均月纯收入461.5元,大家自己算吧,手上持着大笔捐款,还让人捐文具,钱是用来干吗的?”

  2013年7月,网友“慢慢走过一生”又发起了一轮对索玛花支教助学联盟的质疑:公示的收入为什么不入账?索玛花存在已披露善款收入信息但不入财务账的问题,3个公示账户中的黄红斌个人账户,在2011年10月26日~2012年7月2日,严重脱离索玛花财务管理系统。

  对于网友们的质疑,2013年2月和7月,索玛基金会先后在其微博上进行了回应,邀请网友前去查看相关的文件和资料。

  2013年2月19日,索玛基金会在官方微博上表示:我们注意到最近有网友在质疑索玛花的账目混乱,我们每天都在公布收款信息,月底汇总公布收入支出明细,并附凭证,欢迎有疑问的网友委派专业的审计人员到西昌审计。同时,还在微博上公布了基金会联系人的电话。

  2013年7月11日,索玛基金会通过微博回应称:我们注意到网友对索玛花的审计报告中的158万元建校款的去向和索玛花迟迟未能注册问题有疑问,并基于自己的判断作出了索玛花固定资产流失的结论。“我们真诚地希望二位前来西昌查看我们曾经提供给会计师事务所的相关法律文件,并提供相应资料请二位帮索玛花注册”。

  索玛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也在给网友回复时表示:我特别希望有人来监督和管理我们,这样索玛花才能更好更长久地发展下去,帮助更多的孩子。我们每天累死累活工作到深夜,还要被人质疑诽谤,有时觉得很委屈,细想一下就释然了,说明我们做得还不够好不够完善,希望监管早一天来到。

  索玛基金会做公益不够“柔软”?

  除了财务透明度问题,一些公益界人士认为,在与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索玛基金会不够“柔软”。

  以此轮争议的焦点索玛花爱心小学为例,从2011年11月开始建设至今,索玛花爱心小学的建设多次收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禁令”,但学校建设依然在推进。

  索玛基金会向西昌市有关部门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材料中,介绍了这个过程。比如,2013年,西昌市的一位领导把黄红斌和当时的西昌市教育局局长、四合乡党委书记叫到办公室,嘱咐黄红斌说,活动板房不是长久之计,最多使用3年,要尽快把学校建成标准的,把好事办好。

  公开的材料显示,政府方面叫停学校建设的相关指令最早出现于2014年7月5日。当时,西昌市国土局、四合乡林场及乡政府、西昌市教育局等单位的负责人叫停了学校的第一次建设,理由是占用了林地。

  2015年5月,四合乡林场告知索玛基金会工作人员,不能修建水泥地面。

  黄红斌认为,索玛基金会筹建的索玛花爱心小学是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对当地教育事业的无私奉献,建筑的社会价值远远大于其危害性。

  他还强调,学校已运作4年,不少部门都知道学校的存在,这期间学校的所有教材,也一直由教育主管部门提供,实际上已经默认了这个学校的存在。

  尽管如此,索玛基金会方面也在试图缓和与政府的关系。黄红斌说:“2015年8月5日,凉山州的一位领导亲口告诉我们:马上成立由各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帮我们解决索玛花爱心小学身份的问题,把好事办好,但是要求我们不能在媒体上发布任何信息,不能让事态发酵。我们答应了,其后拒绝了一切媒体的采访要求。”

  不过,在索玛基金会“经历了23天的等待”之后,地方政府出具的处理意见是拆除索玛花爱心小学。随后,基金会向西昌市有关部门申诉。

  黄红斌发微博公开了这段过程。黄红斌的微博发布了政府要强拆学校的消息后,引起了舆论的震动。西昌市有关部门也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公众对强拆决定的质疑。

  这几乎撕裂了索玛基金会与地方政府的关系。8月31日,因黄红斌涉嫌非法买卖国有林地,并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西昌市森林公安局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拘传了黄红斌。

  黄红斌于次日获释。警方随后调取了相关证据,对基金会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

  “索玛基金会的问题在于运行不规范”

  面对网友对财务透明度的质疑,索玛基金会在回应的同时,也在网络上加大了公开的力度。在其官方网站以及黄红斌个人的微博、微信朋友圈里,每天公布接受捐助的数据。

  过去,索玛基金会曾通过黄红斌的个人账户接收捐款。华夏公益发展服务中心主任郑壹零说,一些社会组织会通过个人账户接收捐助,有多方面实际原因。他举例说,有的资金是资助个人的,对方无法开具正规收据,这就面临收据怎么入账的问题。

  郑壹零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索玛基金会在网络上公布的财务情况还是可以的,算是比较透明的。

  但他指出,此次事件中索玛基金会暴露出来的不仅仅是财务问题,更主要的是整个机构的不规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