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小学作文 >

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老师点评:想象力不凡

时间:2018-06-03 09:37 点击:
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老师点评:想象力不凡,

(原标题: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老师点评想象力不凡

由钱江晚报主办的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进行到第六周,来自杭州市育才中学的语文教师周勇担当本周的评委,评选出小学、初中、高中各组的周冠军及月冠军入围作品。从整体来看,小学生作者们的表现一如既往地抢眼。本周小学组冠军是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小学六(4)班的徐琬齐,对于其作品《荔枝姐妹》,周勇老师点评说,“这是一篇想象力不凡的文章”。

下面就是第六周各组冠军及入围者名单,欢迎更多的小作家们前来投稿参赛。

小学组第六周冠军

徐琬齐 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小学六4班

入围4人

倪谦益 杭州市竞舟小学六3班

洪乐婧 杭州市启源小学三3班

吴承骏 丽水市实验学校304班

刘畅 杭州市北秀小学五3班

初中组第六周冠军

邵欣羽 金华市十五中初三8班

入围4人

赵敏元 萧山区朝晖初中初三

蔡雨轩 杭州建兰中学初一

郭一诺 富阳永兴初中九15班

沈俪娜 杭州东方中学初三2班

高中组第六周冠军

李振峰 山东省垦利一中高三20班

入围3人

曹佳雯 杭州学军中学高二3班

许文嫣 浙江台州中学高三17班

钱欢晶 浙江嵊州中学高一创新3班

小学组第六周冠军

《荔枝姐妹》

徐琬齐 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小学六4班

初夏,烈日炎炎,树林里古木苍天,格外凉爽。

在一条僻静的小溪旁,生长着一片荔枝林,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降纱。”一颗颗荔枝宛如妙龄少女,在枝头频频点头。

荔枝林中,有这么一对荔枝姐妹,她们虽处一个母体,模样却截然不同,姐姐先天得利,长得红润硕大,妹妹命运不济,营养不良,娇小青涩。

在马太效应的作用下,荔枝姐姐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品相脱俗,有如出水芙蓉。她对着平静的水面照镜子,洋洋得意地说:“妹妹,虽然我们同长在一根枝条上,但我的美貌却胜你十万八千里。”荔枝妹妹听了,不出声。

荔枝姐姐以为妹妹默认了,提高了嗓门:“你看你,那么弱小,老是穿着绿衣衫,你这种长不大的娃娃,真为荔枝家族丢脸。”“就是。脸都被你丢尽了。”边上的荔枝也纷纷附和。

是呀,老天有时候真是不公平。本是同根生,待遇差万里。姐姐享尽了利益和荣耀,而她不管怎么努力,得到的与付出的总是如此不相称。

尽管如此,荔枝妹妹一直没有哀怨,也没有和高傲的姐姐争辩,坚持与命运抗争,滋养阳光,补充营养。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她一点变化都没有,依然青青的。而荔枝姐姐更加丰满了,“别不自量力了,我才是最美荔枝。”

一日,一对母女来到荔枝林。这对一大一小鲜明对比的荔枝吸引了小女孩的目光,她疑惑地问母亲:“妈妈,你看,这两颗荔枝生长在一起,可怎么会大小不一,相差这么大呀?”

母亲抚摸着小女孩的头,道:“这是因为输送营养的枝条只有一根,强势一方吸收了更多的养分,弱势的便无能为力。如果强势的让一步,她们就能均衡生长。不过,要是小荔枝也很强势,大荔枝是不可能长这么好的。”

“妈妈,是不是大荔枝应该感谢小荔枝?是她成就了大荔枝的美。”小女孩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哎,大的能救济一下小的就好了,哪怕是一点点。”母亲叹了口气,“在我们社会中,弱势群体会有保障金扶助,还有慈善捐助。”

看着母女远去的背影,荔枝姐姐很不以为然,丝毫没有反应,还是对妹妹冷嘲热讽,处处贬低她。妹妹仍然没有放弃,默默地用心争取着。

一只饥渴的大鸟发现了满树的荔枝,欣喜地降落下来,拍打着翅膀,径直飞到果形圆润、色泽好的荔枝姐姐前,连肉带核一口吞进肚子里。

荔枝妹妹得到了充足的营养,快速成长,化身一位落落大方、亭亭玉立的“果仙子”。她不仅外表出众,而且谦逊内敛。久而久之,荔枝妹妹得到了林子里荔枝们的一致好评。

蝶变的荔枝妹妹还是那么自信、阳光、友好……

〖评委老师周勇点评〗 这是一篇想象力不凡的文章,同为姐妹,不能互相妒忌。命运对于人是公平的,而机会则给予了上进的人。生活中,正是有了扶危济困,这个社会才那么美好,富有生气。作为弱者的荔枝妹妹在强大的姐姐面前,“仍然没有放弃,默默地用心争取着”,最终,她赢得了机会,并且获得了应该拥有的未来。

初中组第六周冠军

《一生的戒指》

邵欣羽 金华市十五中初三8班

她依旧静静地坐在那张古老的板凳上,像一尊千年不朽的佛像。几条白色的细线随着一根银针飞快地上下舞动着。暗黄的灯光下,她的某根手指闪闪发光,映衬着那张显得憔悴却又慈祥的面庞……

“叮”地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吓得正埋头吃饭的我猛然抬头,却看见奶奶握筷子的手僵硬地停留在冒着热气的西红柿蛋汤上方,溅起的汤汁狰狞地散落桌上。妈妈的脸色有些难看,微微皱了皱眉,嘴巴像鱼一样动了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奶奶的尴尬凝在深深的皱纹里,抖着手拿起勺子捞起汤里掉落的东西。爸爸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没事没事,我再去烧一碗……”

奶奶用纸包起还在向下滴汤的东西,小声地嘀咕自己的不小心,小心翼翼看了妈妈一眼,轻手轻脚地上楼了。

这眼神使我怅然。我放下筷子,上楼找奶奶。奶奶正静静地坐在床前,摆弄着纸包里的东西,头埋得很低,银白的头发垂下来,看不清她的脸,纸里闪出的银光却刺伤了我的眼睛。那是一直戴在奶奶手指上的“戒指”——顶针……

童年的记忆如潮水般铺天盖地地涌来……奶奶的脊背仿佛永远都不会直。她像一只虾米一样蜷曲在一张有靠背的小板凳上,一手握着鞋底,一手捏着银针,伴随着板凳“吱吱呀呀”的响声和奶奶哼唱的乡间小曲,一条条白色的细线在鞋底边缘灵活地跳动着。她时不时地抬起头,对坐在一旁的我和蔼一笑,脸上的皱纹随着笑纹扩散开来。

你能想象,在这项制造温暖的工程里,奶奶的手承受着多大的压力,甚至可能受到的伤痛吗?这时候,保护手指的,迎送针的,是那枚刚毅的顶针。

我总好奇于顶针上那密集的凹坑。我摸着奶奶的手,也摸着手指上的那枚顶针,诧异于奶奶的手竟像顶针那样粗糙,我着实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针线活将奶奶的手打磨得如此可怕。我只记得家里的棉鞋多得连鞋柜都放不下,我只记得奶奶佝偻的脊背,我只记得奶奶的手指上,闪着最朴实的光芒。

这沉默安详的金属,应该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器物。它,藏纳着密集的痛点,凝聚着慈祥的目光,闪烁着朴实的面容。所以,奶奶即使是不做针线时,也戴着那枚顶针。

它是伴随着奶奶一生的戒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