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福州方言诗:汉韵古风唐音宋声·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时间:2018-06-03 07:49 点击:
方言入诗是中国新诗史上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学、诗学现象,它一直在一个探索与质疑、实践与困惑相交互萦的境况中忽隐忽现。新时代如何进行方言诗的写作、创作?方言与新诗二者如何进行开发性的创新与融合?近日,在省图书馆举办的“流水无古今,伾啻月光光—

方言入诗是中国新诗史上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学、诗学现象,它一直在一个探索与质疑、实践与困惑相交互萦的境况中忽隐忽现。新时代如何进行方言诗的写作、创作?方言与新诗二者如何进行开发性的创新与融合?近日,在省图书馆举办的“流水无古今,伾啻月光光——《福道·福州地名诗选》诵读”沙龙上,该书两位作者、福州方言诗社创始人榕城、荆溪与读者分享创作心得,解读如何传承悠久、古老的福州方言字、方言文化——

    保护古汉语“活化石”之创新举动

福州方言被称为古汉语“活化石”,它好比是一条大船,不仅承载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闽剧、评话、伬唱,以及福州话熟语、民间故事、折枝诗、民歌、童谣、盘诗等),还承载着古汉语所体现的悠久的大量的华夏文化。保护、保存福州方言的价值、意义重大。

《福道·福州地名诗选》(2017年11月由海峡出版发行集团、海峡书局出版)是一本围绕福州地名,融汇福州方言(书写)字、福州方言新诗、现当代汉诗以及福州地方文化、中国文化等内容,以新颖的艺术形式见长,深度挖掘和呈现闽都文化新内涵的书籍。该书以中华文化观照福州(方言)文化,以福州(方言)文化返照中华文化,福州文化和中华文化交织多姿,不仅内容丰富而馥郁,诗艺庞沛而精约,还提出福州方言书写字的概念、“福州四范”(福州坐标谚、福州形容范、福州书生范、福州良人范)等福州方言所蕴含的华夏优秀文化体质及其新内涵,受到语言学界和文学界的充分肯定。他们认为,福州方言诗堪称既增添了中国新诗的新品种,又创新了保护和保存福州方言的一个艺术载体。

福州著名民俗家方炳桂生前阅读该书初稿,给予高度评价:读了耳目为之一新。尚未见过用诗来颂地名的,可谓一大创举。著名语言学家、闽语研究大家、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李如龙说,读了此书,只觉得是一阵古城巷陌里吹来的清新之风,字里行间感受到作者热爱家乡及文化的情怀。福建师范大学教授、诗人伍明春认为,该书的独特性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两位风格不同的作者抒写同一对象,形成一种对话关系,碰撞出别样的思想火花;二是方言入诗,不仅可以弘扬地方文化,也为现代诗的发展注入新动力;三是两位作者为读者构建了一条诗歌的“福道”、文化的“福道”。

诗人余禺从方言文化与诗的显在关系作了艺术判断:榕城尝试将方言入诗,旨在以诗的形式结合方言,增添一种读诗的兴致,引起人们对方言的注意。这对于作为地方文化载体,同时也是汉民族文化载体的福州方言的传承具有积极意义。另一方面,如何让现代诗从较为狭小的接受空间走向较为广阔的读写空间,是诗人应考虑的问题。荆溪以现代诗观照福州地名,其可圈点处,不仅因为福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曾是东西方文化交汇地之一,在现代诗中融入一些西方元素并非不自然,更在于一个看似微小的地名所承载的历史掌故其实很丰富,以现代诗写作者的视角结合民俗学与地方志,必然扩大现代诗的审美功能,让一般人偏见的所谓“土”,能与所谓的“洋”等量齐观。

    解读“福州地名中的乡愁”

在沙龙现场,该书两位作者就“福州地名中的乡愁”等问题作了解读。

榕城说,爱讲方言,是人们热爱家乡、热爱一方水土的固有的情感,这是一种普遍的、很自然的对故乡的情感。对我而言,乡愁不仅是乡愁,乡愁更是“乡愁”——象征着人类精神生活层面的“故乡”,这是《福道·福州地名诗选》创作思

想情感上的一个显著特点。方言是“母语的母语”,汉语的自然形态。就如以古汉语(内在诗韵)、古音古韵入新诗写作一样,福州方言诗作为民族文化整体的有机构成,也代表着汉诗本真、汉语诗歌最真实而具体生动的关联。我在创作方言诗时,一是力求提升方言文读特别是白读的雅化力度,讲究白读、俗语的雅化方法并符合学术正规。二是重视方言诗创作(方法)及方言文本的现实意义和文学价值,或传扬优秀民俗、当下淳朴的民风、优良的社风,或吟咏名人轶事、神仙故事、民间传说等,或讥刺针砭历史和现实社会的不良现象等,同时在方言口语、俗语的书面、文学加工手段上努力实现多样化。三是有意采纳古语古调入诗,这是由于我酷爱福州方言,布满福州方言中的古语古调,美而雅,不少是可以当古琴来听的。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让人沉醉于琳琅的汉韵古风、原汁原味的唐音宋声之中。

荆溪分析说,我一直想强调福州文化的真正魅力所在:福州方言有着独特、丰富的雅质成分。在“后现代后”语境中,在大福州、大文化、大历史、大时代的背景中,在新时代的氛围里,《福道·福州地名诗选》对福州方言文化作了一次盘点,关于地方文化或乡土文学新质的发现和挖掘等较多。创作《福道·福州地名诗选》具有多方面的意义。福州方言入诗,采用新诗的形式,这就是新事物。人们通过阅读这本书,对福州方言、福州文化也将有个新的认知。特别是热爱福州方言的群众将提高认识,走向福州话、福州方言文化的更高的维度,走向日常生活的更高精神层面。

    意涵深远之“流水无古今,伓啻月光光”

两位作者还认为,方言诗的创作,应采集精确、雅俗并见的方言字词,才能体现悠古而馥郁的意境;采纳人们喜闻乐道、健康优良的童趣、民俗、民谚民谣、日常民生、戏剧曲艺等入诗,一可提升方言诗的文化底蕴,二可丰富方言诗的艺术表现手段。

荆溪强调,方言诗走向文学圣殿是个极好的事情,但须“接地气”,脚踏实地,不脱离人民群众,不脱离现实生活这份“诗歌的沃土”,为其显著特征;《福道·福州地名诗选》因榕城的方言诗而洋溢着浓烈而筋道的新时代精神,书中那蓊郁的乡土气息之中洋溢着诗人深深热爱的精神生活。而方言诗与汉语诗歌的相唱和映照,珠联璧合一般,诗作展现着当代福州人、中国人的辽阔的国际视野,善良的人们可爱的心灵、美好的品质,福州方言诗“流水无古今,伓啻月光光”就是最好的印证。

据考证,“伓啻”为福州方言常用口语词,“伓”为福州方言俗字,“啻”源于上古汉语,为福州方言本字,“伓啻”的意思是何止、不仅、不止。普通话拼音为“pīchì”,福州话拼音(连读)为“伓 ing 阳”,“啻 nie 阴去”。“月光光”,即福州人传唱千年的著名童谣《月光光》,传说为唐末福建观察使常衮所作,用以教化百姓,普及民人读书识字。

在幽雅宁静的省图大讲堂,伴随着福州方言新诗的讲解,以地道的福州方言诵读的《福道·福州地名诗选》中的诗作,就像气息渊古悠长的沙龙标题所指,境界高迈,意涵深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