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诗歌大全 >

体制并存作者合流

时间:2018-06-03 04:14 点击:
体制并存作者合流_求是理论网 源自:人民政协报 作者:

体制并存作者合流

体制并存作者合流

演讲人:钱志熙

  简介:

  钱志熙先生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从事中国古典文学及相关文化领域的研究,以诗歌史为主攻方向。著有《魏晋诗歌艺术原论》、《唐前生命观和文学生命主题》、《汉魏乐府艺术研究》等多本专著。

  引言:

  当前中国的诗歌发展,面临着许多矛盾与困境,不仅新旧体诗之间存在着矛盾,新诗界、旧体诗词界各自的内部,也存在着许多的矛盾。当涉及到诗或诗歌这样的概念时,我们会发现,来自不同诗歌传统的诗人或学人,包括社会上一般的诗歌爱好者,有着相当分歧的看法。这里面当然有任何时代都存在的不同创作流派、个人审美趣味与风格理想上差异的原因,但更多则是因为中国诗歌在这个时期遇到特殊的困境所致。对此,我们可以采取任其自然的方式,让各种诗歌体制与风格自由地存在,最终走出一条真正有生命力和广阔前景的中国诗歌发展之路。但是,在文艺学发达、诗歌理论与批评学科化程度很高的今天,对这些问题进行学术探讨,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我一直认为,应该将中国当代诗歌所面临的某些问题作为一个综合课题来研究。目前来看,在诗歌这个大的门类下的从业者,包括创作者与研究者,其实分属于很多不同的专业与专业方向。不仅新诗作者与旧体诗词作者不相交流,研究新诗与研究中国古代诗歌的学者也同样如此。此外,旧体诗词的创作者与中国古代诗词的研究者,也基本属于不同的人群。如果再加上当代歌词的创作与研究者,外国诗歌的研究者,我们会吃惊地发现,原来“诗歌”的这个领域,存在着这么多不同的群体与专业,并且彼此互不相融。这种状况,与中国古代有很大差别。中国古代的诗界或称诗学界,不仅直贯古今,而且兼通雅俗。因为中国古代诗歌存在的状态是诗、乐不分,各种新旧体制并存于一个创作群体中。这当然与现代学科的体制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五四以来新旧体诗的分隔有关系。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恐怕还是需要上述分隔于不同区囿中的诗歌从业者集中到“诗歌”这个共同的家园中来,就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进行研究,提出各自的看法,我想还是有可能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达成一些基本共识的。

  作为诗歌艺术的歌词

  中国当代的诗歌创作活动,除传统地域性的民间歌谣外,在文坛上主要有三个领域:新诗、旧体诗词、歌词。其中,新诗与旧体诗词都属于徒诗创作。歌词创作属于音乐生产的范畴,在那里音乐性是第一位的,文学性是第二位。当代歌词虽然也存在多种体裁或风格,但它们彼此之间并没有发生明显的矛盾,因为它们都是以音乐效果为衡量标准。音乐效果是什么?就是《乐记》和《诗大序》中所说的“声成文,谓之音。”“声成文”就是音乐艺术的美感形态,也是歌词的美感形态。所以,歌词并非纯粹的文学语言艺术,却是诗歌艺术。传统的乐府创作有倚旧曲造新诗的做法,魏晋时代的一部分文人乐府诗就是这样产生的。唐五代、北宋词也有一部分是倚曲、倚箫笛填词,还有像姜夔那样的自度曲。古人创作或欣赏诗词,常伴随着吟诵的方式,吟诵本身也带有音乐的性质。这些事实都告诉我们,诗歌不能纯粹视为文学艺术,它部分带有音乐艺术、甚至娱乐艺术的形态。作为音乐或娱乐艺术的歌词创作,通过谱唱、配乐等手段达到其艺术效果,这种效果的有无、丰啬,由广大观众来鉴定。我们可以在音乐或歌词创作方面存在着倾向性,比如从前批评靡靡之音,现在人们对于流行歌曲也还有种种不同的看法,但那主要是社会流行心理的问题,单从音乐本身是无法解决的。相反,音乐本身,自古及今都服从受众的审美需求,有效地生产着。就目前中国诗歌创作的三个领域来看,音乐歌词创作存在的问题最少,而且还经常能够有效地接纳来自于旧体诗词、新诗的一些因素。现在歌坛上一些古代诗词谱曲,就是一个例子。早期的一些新诗作品,也曾谱曲成为流行歌曲。所以,今天讨论中国诗歌的存在状态与发展问题时,要将歌曲也纳入其中。我们会发现,中国人对诗歌的需求,也许并非像人们理解的“现在已经是不再需要诗的时代”。中国古代的重要诗体,都来自于流行音乐,从乐诗发展到徒诗的运动,在近百年的诗歌发展史上没有再出现。这意味着文人诗积极接受音乐歌词甚至民间歌谣的传统,在近百年中虽然作为个别现象也存在,却没有孕育出新的诗体,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同样,中国古代文人倚曲填词的写作传统,在现代的音乐文体里也中断了,这也许与现代歌曲的文学性较弱有关。但我们不能就此断定,由乐诗向徒诗发展的这一传统诗歌发展规律不再起作用了。流行歌曲孕育新的诗歌品种与体裁的可能性,至少不能说绝对不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说,乐为诗之本,任何一种诗歌,如果音乐性完全缺失,就可能会削弱、甚至失去其艺术本体。所以我们必须重视歌曲在今天中国人的诗歌生活中的重要性,无论是新诗创作,还是旧体诗词创作,都要反思“乐为诗之本”这个问题。旧体诗词的重新流行,至少一部分原因在于它原本来自音乐歌词,并且在成为徒诗后,仍然依靠歌行、近体诗格律、词谱、曲谱保持较高的音乐性。当然,歌词作为一种诗歌艺术,也有它的不足,那就是诗歌的文学功能在歌词里面是无法完全实现的,虽然不乏既具音乐性同时在文学艺术上达到很高境地的歌曲,但整体来说,诗歌文学功能的充分实现,是徒诗艺术的成就。

  新诗与旧体诗——在继承中发展

  新诗与旧体诗词,都属于徒诗艺术。与歌词作为大众艺术不同,徒诗艺术其实是小众艺术。就中国古代来说,诗词艺术最为发达,但是其创作者与受众,基本还是局限在具有很高文化水平的士大夫群体中。当代新诗的受众主要是写作群体本身,再加一部分专业研究者。当代旧体诗词的受众与其创作群体也差不多是一致的。所以形成两个圈子,甚至圈子里还套着圈子。这种现状当然不理想,但是也不能因此否定其存在的理由。徒诗艺术能够突破小众而被更大时间与空间的受众所接受,是在其产生了经典之后才成为可能。中国古代士大夫群体创造的无数诗歌经典,已经实现了这一点。反观现在的新诗与旧体诗词创作,则还没有创造多少经典。旧体诗词界提出创作精品的目标,是希望向这个方向发展的,但精品与经典还不是一回事。作者的努力虽然为经典产生提供了一种可能,但经典的确立却是在传播与接受中实现的,它不是某一个或几个人的选择,而是更广大群体在审美上的认可,需要很长的时间。所谓“吹尽狂沙始到金”,也可以说是经典形成的一个写照。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