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韩寒称感觉现代诗是神经病 诗人意淫胡说是天性

时间:2018-06-02 09:05 点击:
韩寒称感觉现代诗是神经病 诗人意淫胡说是天性

韩寒死活瞧不上徐志摩




  ◎ 文/本报记者 颜雪岭 ◎供图/ CFP

  ◎韩寒其人◎

  被称为80后作家,成名小说《三重门》。还可以说的身份很多:赛车手、歌手。时常在博客发表评论,挑起“战争”和话题。

  接受本报采访时的韩寒,说话不急不慢,显得很低调,记者一时难以把他和那个犀利的网上“斗士”划上等号。

  “凡是我说出来的,我觉得肯定是对的”韩寒相当自信。他告诉记者:现在能背诵的古诗就二三十首;徐志摩的诗他记不住。 但他仍然可以说:徐志摩配不上大才子的称号。

  韩寒最近又“惹事儿”了。这次他把矛头对准了已故诗人徐志摩:“他真那么有才华么?大家就记得他的一首诗,特别喜欢的可能记得两首,有谁会真正记得他其他诗?”

  早先跟现代诗人赵丽华、沈浩波展开骂战,凑热闹者居多,“挺韩派”似乎占了上风。这次“抨击”对象成了徐志摩,声讨者众。在论坛回帖反击者有之,撰文批驳者有之。最大的质疑声是:韩寒你有资格批评大师徐志摩么?你的批评道理何在?

  批评徐志摩不需要调查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最近张怀旧说:中国那么多人跑步,出一两个刘翔也是应该的。而你说徐志摩写了几十年句子出几句顺口的也是应该的。你们的说法是不是如出一辙?

  韩寒(以下简称“韩”):中国那么多人,两个说法如出一辙也是应该的。但我个人非常欣赏刘翔。我欣赏有真正实力的人。

  青周:你说徐志摩不是什么大才子,大家就记得他一两首诗?有这回事吗?如何评价一位诗人才算是客观公正?有网友认为你对徐志摩的评价是在侮辱他。

  韩:觉得我侮辱徐志摩的人,你们有多么了解他呢?大部分人只是听说他是个大才子,和不少女人有瓜葛,并知道他的一首诗歌。这说明现在的人太人云亦云了。人们称徐志摩是中国的雪莱,但中国哪里来的雪莱呢,中国只有雪菜。徐志摩是有才华的,但绝对配不上大才子的称号。泡女人只是一种才能,而不是才华。

  青周:你对徐志摩了解多吗?有网友认为你对徐志摩的诗并不了解,没有资格评价。

  韩:我看过徐志摩几乎所有的文字,才下的评论,不像大部分人,只看过《人间四月天》。

  可能我比诗人了解得少些,因为诗人成天在玩这个。但我肯定比绝大部分人都了解得多。上学的时候我就看过徐志摩的诗集,一共四五本,看的他第一首诗就是《再别康桥》,那时还在上初中。当然要我背肯定背不出来。

  青周:你怎么会想到评论徐志摩的呢?为什么说徐志摩配不上大才子称号?

  韩:我最近又翻看了一下徐志摩的诗集,并不觉得有多好。好多短篇诗歌的经典,就是大家说多了就成了经典。

  青周:你觉得他的哪些诗不好?不好在什么地方?

  韩:我记不下来他的那些诗,反正不觉得多好。他还给康桥写过一首比较长的什么诗,就很次。我也不觉得《再别康桥》有多好。

  这方面我是相当复古守旧的,古诗讲究规则,文字上很雕琢;而现代诗是一个盲目模仿西方文学的拙劣体裁。

  当然徐志摩的诗歌虽然受到英国诗歌的影响,但还是保留一些旧诗的味道,很多地方都是相当的格律对称。不像现在的诗人,完全是瞎写。

  青周:你说过“大家就记得徐志摩《再别康桥》这一首诗,特别喜欢的可能记得两首。”我们说先有调查才有发言权,有网友质疑你说这话没有依据。

  韩: 我没有办法做这个调查,但有些东西是常识,比如汽车飘移(一种开车技巧),这个人飘移的好不好,不会的人也能了解。所以我可以判断:大部分人对徐志摩的了解就是《人间四月天》和《再别康桥》。我不相信有那么多徐志摩的粉丝在天天朗诵他别的诗,每天看《新月集》。

  青周:《新月集》不是泰戈尔的诗集吗?

  韩:(笑)对。徐志摩是新月派诗人。回去我再核实一下,谢谢你。

  评诗不需要太多智慧

  青周:什么人才算有权力评价

  诗歌?是不是任何人都有评价的权力?

  韩:是的。就像任何人能评论电影一样。诗歌是比电影低下很多的表达方式,他不需要太多智慧和技术。诗人所谓的感觉也只是自欺欺人的东西。就像好几年前很牛,大家觉得很好的一首诗,就一个字,《生活》——网。好吗,好个屁!这样明显的哗众取宠居然还被很多人想的过多,想成了好东西。

  青周:那什么人又才算有能力评价诗歌?这种人是否一定要是业内人士?如果不是,这个人是否应该对诗歌具备一定基本常识?这个基本常识的底线是什么?是至少发表过一篇诗作,还是熟读唐诗三百首,或者看过几首诗就可以了?

  韩:现在谁高兴搭理这个啊,谁还看现代诗啊,谁还要评论啊,就一帮诗人,自己玩,还窝里斗。他们觉得人民都是傻的,他们很喜欢用的词是愚民和贱民,因为大家嘲笑了他们。但诗人一说到自己,就是人类的灵魂,精神,民族的魂。赵丽华说,我们诗人已经是飞机了,而其他很多人只是马车,所以看不懂不了解他们。往自己脸上贴金谁不会呢。人民有的时候是很傻,但明显,诗人是更加傻的。

  青周:还有一种人,掌握着话语权,可以将诗评公开发表。这三种人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韩:没想过这问题。连诗都没人看,还有傻子看诗评吗,除了诗人。

  我能背的古诗就二三十首

  青周:你认为写诗与写小说算不算“隔行”?

  韩:你先看我的文章和我博客里的文字,再看诗人的博客里的文字,凭良心说,就知道,还真是隔行,那就是诗人一把文字横着写,就原形毕露了。而任何人一去写诗,还真像那么回事。你诗人能说,我的无意义分行是有意义的,在表达什么感情,那我们也无意义分行,也是表达对诗歌鄙夷的感情,这不也是感情流露吗。

  青周:能不能讲讲你小时候学诗的经历?你父母有没有逼你背过唐诗? 你对古诗了解多少?

  韩:我很喜欢古诗词,欣赏他们的用字。这是真正的文字功底。

  小时候我父亲让我背过唐诗三百首,现在能完整背下来的也就二三十首,有些是在小学课本里学到的。因为没有去应用它们。背诵很痛苦,非要让我背我就会产生逆反心理。

  古诗也有很多流派,有的豪放,有的婉约,类似现在的废话派、朦胧派、唯美派。但就比现代诗看着舒服很多,他们对文字是有雕琢的。我不太相信感觉化和表面化的东西,你说我有感觉我马上就写几行字,那赵丽华写诗说她做的“馅饼”好吃,网友也可以做“馒头”,那为什么赵丽华的就是诗,我们的“馒头”就不是诗?

  我对现代诗的了解肯定比普通人多

  青周:你第一次接触现代诗是什么时候?当时你的感觉是什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