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开心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日志 >

两位博士服务团挂职干部的日记

时间:2018-05-29 09:45 点击:
博士服务团是中组部、共青团中央为我国西部地区、革命老区和民族地区提供智力支持的重点人才项目。从2013年起,国家民委积极参与选派工作。截至目前,共有来自委

  博士服务团是中组部、共青团中央为我国西部地区、革命老区和民族地区提供智力支持的重点人才项目。从2013年起,国家民委积极参与选派工作。截至目前,共有来自委属民族高校的17名博士参与。我们选取了其中两名博士的工作日记,再现他们在基层的工作生活经历。

 

  ——编者

两位博士服务团挂职干部的日记

张洪

  张洪 第17批博士服务团成员,中央民族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副教授,挂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国家高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造访“军垦第一连”

  2017年8月8日

两位博士服务团挂职干部的日记

体验犁地。

  这一天,我同其他博士服务团成员一起前往位于兵团农八师一五二团境内的“军垦第一连”。这里遗存着兵团屯垦戍边创业初期的地窝子群,陈列着当年使用过的木轮牛车、木犁、石磨及近百幅老照片。

  笔直高耸的白杨树迎风而立,路边沟渠中的水缓缓地流着……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惬意。路越走越远,半小时、一小时,山看着很近,但道路依然没有尽头。

 

  终于,我们到了。随着讲解员的引导走进大门,看到的是第一代军垦人雕像,饱受风霜的面容透着沧桑。仔细一看,他们背着的是比锄头更宽、有些像铁锹的东西,当地人称其为“坎土曼”——这是战士用炮弹皮打成的,既能当锄又能当锹。

 

  据讲解员介绍,为实现自给自足,垦荒连队在一片荒无人烟的芦苇滩上垦荒种地,建立起现在有着“北疆明珠”之称的石河子市。没有牲畜,战士们就用人力,在你追我赶的劳动竞赛中,连队平均日犁地8亩左右,最高达到10亩。截至1950年,全疆部队开荒6.4万公顷,收获粮食3400多万公斤,食用油料、蔬菜均实现自给,1951年已经可以向国家上缴大量富余的农副产品。听着解说,再看着那些拉着犁、背着坎土曼的战士雕像,我的眼前浮现出他们开荒时的场景,是坚毅和无畏让他们在荒凉的土地上创造了奇迹。

 

  沿着战士们走过的路,我们前往他们的住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破败的树枝堆。原来,这是战士们住的第一代地窝子: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用树枝作屋顶,下面是地坑。再往前走,我们看到了这里最好的地窝子。大家俯身钻进这座5米多深的地窝子,虽是干燥炎热的夏天,但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只有一丝光线从天窗上射进来,整个地窝子里又暗又潮。然而,就是这样一间简陋的地窝子,却是战士们的公共洞房——只有新婚的战士才能在里面住上3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没有物质上的要求,只有对祖国的忠诚和奉献!这一刻,让我感到援疆是多么有意义!

 

  为了体会战士们的辛苦,我们体验犁地、打铁、磨豆浆。我被分到犁地组,我们8个人拉着战士们用过的八人犁,拉起绳子就往前冲,回头看,犁却没动,原来是用力小了。后来,我们把绳子拉紧,脚用力踩在地上,使足了力气向前拉,犁终于缓缓向前移动。头上的汗珠在炽烈的阳光下一滴滴落下,大家的脸红红的。

 

  联想到战士们一天开垦8亩荒地,那是付出了怎样的艰辛!我不能忘却这段经历,不能丢掉这种精神,只有做得更好,才能不辜负老一辈人的期许。

 

  看望“守边老人”魏德友


  2017年8月11日

 

  今天,我们驱车前往萨尔布拉克草原,看望“守边老人”魏德友——他曾入选中央电视台2016年度“感动中国”候选人。

 

  魏德友是兵团农九师一六一团退休职工,如今,他已经在草原上工作了53个年头。53年,这比我们绝大多数博士服务团成员的年龄都要大。大家不禁议论起昨天参观边防哨所时遇到的大风,风沙拍打车窗噼里啪啦直响,路边的树木也被折断了许多。这是在夏天,风力还不算大。2016年冬天,我们刚到这里时,北疆下了场齐膝深的大雪,刮大风时,雪粒打在脸上跟刀割似的。老人是怎样度过这漫长的53年的?

 

  说着说着,车子一阵颠簸,原来是没有路了,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来到草原上。一边是高高的山脉,一边是平坦的草原,没有任何建筑物在我们面前,老人住在哪里?除了虫鸣和车轮压在草地上的声音,一切都显得寂静。

 

  车子行驶近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在草原深处看到一座土坯房,旁边堆着高高的草垛,羊群在静静地吃草。唯一的一抹亮色,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随着牧犬的叫声,从草垛后面走出一位穿着迷彩服的老人。在阳光照射下,老人显得黝黑瘦小,那会是魏德友吗?

 

  下了车,领队告诉我们,他就是魏德友。这与我心中的形象差了不少。在我与老人握手的一瞬间,感觉仿佛握住的不是手,而是石头。仔细一看,老人的手上布满了老茧,有几个手指还粘着胶布。没有这样的双手,老人怎么可能度过风霜雨雪的53年?

 

  老人对我们的到来格外高兴。进入屋内,只有些老式的家具,家里最多的还是锦旗。锦旗挂得整整齐齐,可见老人对荣誉的珍视。

 

  从刚来时的百余户人家到现在只剩老人一家,53年坚守在国境线上的确不易。老人却说:“这是军垦人该做的事。”我问他:“您觉得这里苦吗?”老人的回答很干脆:“不苦。这里掩埋着我的战友,有他们做伴,不觉得苦。为了他们,我要守好这片土地,用我的眼睛帮他们看祖国的发展。”

 

  老人的话很简单,却流露出对祖国的热爱、对战友的怀念。此时的我,竟有点惭愧。来此之前,我连续3天进行24小时值班,还觉得自己对工作很负责。其实,跟老人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来到新疆,就应该像魏德友一样,以一个军垦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向老一辈军垦人学习,做一个真正的兵团人。

 

  我的亲戚马盖拜大娘


  2017年11月18日

两位博士服务团挂职干部的日记

在基层调研。

  今天,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我来到了马盖拜大娘家。

  马盖拜大娘是我的回族亲戚,今年66岁,她身体还算硬朗,住在石河子高新区河沿工作站。她的一双儿女均在外打工,平时只有她和孙子两个人在家,生活十分充实。

 

  2016年,高新区管委会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结对认亲活动。在活动中,我结识了马盖拜大娘,并与她结对认亲。

 

  远远地看见大娘在家门口等我,我突然想起了在北京的母亲,有一种游子归乡的感觉。每次到马盖拜大娘家,她都像母亲一样嘘寒问暖。一句句再简单不过的关怀,让我忘记了思乡的苦、念家的痛。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